<cite id="7b7dp"></cite>
<cite id="7b7dp"><span id="7b7dp"><var id="7b7dp"></var></span></cite><var id="7b7dp"><video id="7b7dp"></video></var>
<var id="7b7dp"></var>
<var id="7b7dp"><strike id="7b7dp"><thead id="7b7dp"></thead></strike></var>
<var id="7b7dp"><video id="7b7dp"><thead id="7b7dp"></thead></video></var>
<var id="7b7dp"></var>
<cite id="7b7dp"><video id="7b7dp"><thead id="7b7dp"></thead></video></cite><var id="7b7dp"><strike id="7b7dp"><thead id="7b7dp"></thead></strike></var><cite id="7b7dp"><video id="7b7dp"></video></cite> <cite id="7b7dp"></cite><var id="7b7dp"><video id="7b7dp"></video></var>
<var id="7b7dp"><video id="7b7dp"></video></var>
<thead id="7b7dp"><i id="7b7dp"></i></thead>

0512-63296761

非法定代表人僅持有公章能直接代表公司意志嗎?

返回列表加入收藏加入收藏 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非法定代表人僅持有公章能直接代表公司意志嗎?掃一掃!
來源:頂裕風機 發布日期:2021-05-12 瀏覽:-|

案例   

遼寧立泰實業有限公司、撫順太平洋實業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案

案號:(2019)最高法民申2898

案件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基本事實

《協議書》及其附件均加蓋浙江太平洋公司、撫順太平洋公司、遼寧立泰公司的公章,均沒有該三公司當時的法定代表人或者業務經辦人簽字。

該三公司當時的法定代表人均為陸澤華,其當時正處于配合有關機關調查而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狀態。一、二審法院認定撫順太平洋公司方面加蓋公章的人是當時掌管公章的黃海鋒,浙江太平洋公司方面加蓋公章的人是當時持有該公司公章的汪建康,三方當事人對此均無異議。

裁判思路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法律的有關規定,法定代表人作為最基礎的公司意志代表機關,是法人意志的當然代表,能夠對外代表公司的人一般僅有法定代表人;而法定代表人以外的其他人以公司名義對外為民事法律行為需要由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進行授權,適用有關委托代理的法律規定。

鑒于《協議書》及其附件非由三方當事人的法定代表人簽訂,而由各自其他職員加蓋公司公章簽訂,《協議書》及其附件是否依法發生效力,需要根據具體簽訂的經辦人員是否具有公司的授權(具體由公司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授權)而定。

本案沒有證據表明三方當事人當時共同的法定代表人陸澤華事前授權黃海鋒、汪建康和其他人員分別代理三方簽訂《協議書》及其附件,相反陸澤華本人在恢復人身自由后明確予以否認并堅持拒絕追認。據此,可以認定黃海鋒、汪建康分別在《協議書》及其附件上加蓋撫順太平洋公司、浙江太平洋公司公章的行為屬于無權代理。

在此情況下,《協議書》及其附件的效力,將進一步取決于黃海鋒、汪建康的蓋章行為是否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表見代理(指雖然行為人事實上無代理權,但相對人有理由認為行為人有代理權而與其進行法律行為,其行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擔的代理),其關鍵在于本案是否存在該條規定的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之情形。

本案中,在《協議書》及其附件簽訂以前,三方當事人的有關經辦人員明知三方共同的時任法定代表人陸澤華已經被限制人身自由達8個月,據此也應當知道黃海鋒、汪建康等人盡管掌管公司公章但無權代表公司意志;三方當事人的有關經辦人員均明知陸澤華不可能事先進行授權委托,也應當知道其簽訂《協議書》須經陸澤華同意或者授權委托。
本案遼寧立泰公司顯然不屬于僅憑對方行為人持有公司公章即可相信其有公司授予代理權的善意相對人(指在交易中不知道對方無代理權,但已經盡到合理審查義務的一方)。鑒于上述明知和應知,遼寧立泰公司主張其有正當理由相信黃海鋒、汪建康加蓋公司公章有代理權,顯然不能成立。

即使黃海鋒曾經以撫順太平洋公司名義簽訂其他合同,這也不排除存在公司逐項授權或者個別追認的情況,被代理人對代理人的授權委托一般要有具體事項等明確授權范圍,原則上不能根據代理人可以代為某些事項而當然判斷代理人可以代為其他事項甚至所有事項。尤其是本案訟爭《協議書》及其附件涉及處分撫順太平洋公司7650萬元賬款的重大利益,簽訂《協議書》及其附件顯然超出黃海鋒當時作為撫順太平洋公司職員的職權范圍,更不能當然推定黃海鋒具有代理權。

綜上所述,應當認定黃海鋒、汪建康均無權代理撫順太平洋公司、浙江太平洋公司簽訂《協議書》及其附件,遼寧立泰公司也無正當理由可以相信黃海鋒、汪建康有代理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的合同,未經被代理人追認,對被代理人不發生效力。案涉《協議書》及其附件對撫順太平洋公司、浙江太平洋公司而言,依法應屬不發生法律效力的合同。

法務啟示

公章是公司對外作出意思表示的重要外在表現形式,但法律并未規定法定代表人以外持有公司公章的人僅憑其持有公章的事實就能夠直接代表公司意志,持有公章是一種客觀狀態,法定代表人以外的人持有公章只是反映該人可能有權代表公司意志的一種表象,至于其是否依授權真正體現公司意志,仍需進一步審查其是否享有代理權限。

在存在無權代理(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已終止)的情況下,關鍵在于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即使行為人曾經作為公司的有權代理簽訂過其他合同,也并不足以認定其享有代理其他事項或所有事項的權限,仍需審查其他權利外觀。

本文標簽:頂裕風機動態 蘇州頂裕活動 離心風機知識
客服1客服1 客服2客服2 客服3客服3 微信微信二維碼 地址地址 TOPTOP
影视先锋av资源站男人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生活片